四位前主席呼吁 美联储的“独三分11选5立性”意味着什么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原标题:美联储的“独立性”是是因为哪些

近日,美联储四位前主席沃尔克、格林斯潘、伯南克、耶伦联合发表署名文章,向公众呼吁保持美联储的独立性,强调美联储不受制于短期的政治压力影响,时需独立行动,服务于经济的最大利益。

美国总统特朗普随即公开批评了美联储量化紧缩政策,要求美联储更大幅、放慢下调利率。特朗普政府与美联储的矛盾由来已久,随着美国大选逐渐临近,美联储与特朗普政府之间的政策分歧加大,双方的矛盾更加尖锐,美联储是是不是还能坚守其“独立性”,成为了世界关注的焦点。

美联储的“独立性”是维护美元成为“世界货币”的重要基础。世界货币具有外汇储备、计价货币、交换媒介三大职能,成为“世界货币”的重要条件之一可是 币值保持稳定,不可能 这一货币的币值贬值太快了 ,不可能 波动不多,都难以履行世界货币的三大职能。美国拥有当今世界最深、最大、最完备的金融市场,这是美元承担起“世界货币”必不可少的硬件,同样,美联储的“独立性”确保了美元的币值稳定,保持了世界对美元的信心,是美元承担起“世界货币”不可或缺的软件,这两者在美元发挥“世界货币”的作用中是相辅相成的,缺一不可。美元的“世界货币”地位使得美联储很大程度上扮演了“超级央行”的角色,美联储成为全球货币政策的主导者,美联储的政策成为世界各国央行的风向标,美国也在通过美元的全球扩张而获得了好处。

美联储的“独立性”是确保其货币政策“正确性”的重要前提。独立的美联储还可以确保货币政策不为政治集团利益所绑架,着眼经济的长远发展来实施正确的政策,而都在在短期内刺激经济来迎合选民。美联储的“独立性”有着4个 多多多方面的重要支撑。

一是理论信念。货币主义对货币数量与经济增长的长期关系研究得出结论,货币可是 一层面纱,货币扩张对经济长期增长如此 不多作用,只会是是因为物价上涨。这一理论获得了比较广泛的共识。

二是机制保障。美联储理事会作为美联储的最高决策机构,美国《联邦储备法案》规定包括美联储主席、副主席在内的7名理事会成员由总统提名,参议院批准。每一名理事的任期是14年,各理事成员任期错开,间隔两年。不可能 理事的任期与总统任期不同,每任总统不还可以就空缺的理事提名,这一定程度还可以不能制约总统干预的权力。

三是良好传统。美联储第十二任主席沃尔克上台后,面对两位数的通胀率,坚持货币紧缩,多次拒绝里根总统关于放松货币政策的要求,治愈了长期困扰的通胀疑问报告 。格林斯潘任期内也延续了这一传统,如此 迎合老布什竞选连任的时需而下调利率。

美联储顶住政治压力实施其认为正确的政策为美联储赢得了声誉,公众也意识到美联储独立对经济长期增长的好处。特朗普政府上台后,美联储理事会成员辞职和空缺人数增加,使得特朗普在其任期内有权力提名5名委员,这是是因为其有超乎以往的权力来重塑美联储,把政府的政策意志强加给美联储,美联储面临丧失“独立性”的境地。

不可能 美联储的“独立性”丧失,其对世界金融体系的影响将是深远的。

一是全球货币竞争的局面将加剧。目前,在全球外汇储备资产中,美元资产的份额占到150%左右,大大低于上世纪末本世纪初70%以上的水平。

一并,日元、欧元等货币的比重在不断提高。还可以预计,一旦美联储丧失“独立性”,美元很容易陷入通货膨胀的局面,这不可能 是是因为各国的外汇储备更多地采用日元、欧元、英镑等货币,美元一家独大的局面不可能 撼动,全球货币竞争的局面不可能 加剧。二是世界金融市场短期内不可能 冒出 振动。美联储的使命主要有4个 多多多:4个 多多多是维持金融系统稳定;那我是维持物价和经济稳定。在民众的意识中,央行的“独立性”通常被视为稳定经济体系的4个 多多多关键因素,一旦央行丧失独立性,金融市场不可能 作出反映,已是是不是数事例证明了这一点。去年,土耳其央行按总统要求下调利率,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下跌近150%,主可是 出于对土耳其央行独立性的担忧。前不久的美联储降息,道琼斯市场大跌,市场如此 迎来预想的掌声和积极反应。一旦美联储丧失“独立性”,社会公众对金融市场的担忧不可能 加剧,信心欠缺不可能 是是因为世界金融市场不可补救地冒出 振动。

三是全球货币政策的协调将更加困难。目前,各国货币政策协调是国际货币金融体系面临的重要疑问报告 ,在既有的框架下,主要国家的央行不受政治的影响,在补救竞争性贬值等方面达成了共识和建立了相应的机制。一旦美联储这一“超级央行”丧失独立性,被政治利益绑架,政治团体为竞选时需诉之于货币政策,不可能 全球大国的政府换届时间比较集中,各国货币政策的协调将预计更加困难。

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不断提高,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不断提高,在变幻莫测的国际局势下,时需保持“风雨不动安如山”的定力,加强金融基础设施建设,继续扩大金融开放,大力推进人民币国家化,推进货币利率并轨改革,不断完善金融体制机制,持续提高中国金融体系的强度和广度,集中精力办好当时人的事,在全球金融货币体系改革中不断贡献中国聪慧和力量。

来源:中国经营报   作者:骆振心